Dependent Origination

Archive for the ‘馆子’ Category

最近其实可能是最近的一两年吧。因为其实吃了很多地方。但是才刚想起来写一下。

Mountain Room @ Yosemite National Park

新开的。比较高档。2008年我们去Denali的时候他们就有一个新开的时髦馆子好称只使用当地食材。我们出去玩回来晚了然后就没吃上。当时是新开的。现在这股时髦高档讲究的饭馆显然开到了很多国家公园。不过还挺好吃的就是了。我们吃了两顿晚饭。一次就在Valley里面逛了逛不饿,所以吃的light dinner。另一次是滑了一整天雪,饿得正狠,吃了大餐。味道都还不错。两个人吃一顿饱饭得六七十。红酒还是我们从gift shop里面买了带回房间喝的。

Le Petit Bistro @ Mountain View

法国馆子。吃了啥已经忘了。通常我们去法国馆子的标配是一个人点鸭子一个人点羊肉。所以估计也是这么吃的。还行吧。但是也没有说特别好吃。所以连吃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虽然说是大半年前吃的。但是如果好吃的话,一定会记得的:)

Bird Dog @ Palo Alto

很时髦的Japanese Fusion。有点贵。但是不记得吃到什么东西了。好像Salad还挺好吃的。其他? DH连我们去过这个馆子都不记得了。

Forthright Oyster Bar & Kitchen @ Campbell

DH说要吃Oyster。我在家附近找了一个$$的馆子。没想到湾区物价飞涨。原来两个$$的馆子两个人得吃七十八十。我们专门为Oyster来的。它的Oyster菜单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价钱是四块一个Oyster。而且上来还是好小好小的那种。简直要FT了。点了三对,六个。根本都没敢放开吃。就二十几块了。天哪。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三种不同的风味,确实吃得出来。其他比较闪亮的就是吃到了骨髓。上次吃骨髓感觉上应该是四五岁,站在桌子旁边,等着我爸给我敲大棒骨。所以这个菜觉得挺好。暖暖的回忆。小时候住的房子。用的桌子。等待骨髓的心情。priceless。

Scratch @ Mountain View

觉得Scratch变得比以前好吃了。以前上班的时候也常来。老美同事喜欢。但是以前没觉得怎么样。这两次去觉得味道变得好吃了。尤其是Oyster。十八块半打。当时点的时候觉得贵。当然我的比较对象是2008年在阿拉斯加吃的Oyster。后来就觉得算便宜好吃的了。但是风味显然就没有Forthright的好。这里人少。是个好好说话的地方。

Ippuku @ Berkeley

一碗午饭的Ramen要十几块哎。吃还是可以吃的。但是如果不是sales meeting真的就不用去这里吃Ramen啦。嘿嘿。

Chef Hung @ Cupertino

据说是台北得奖的饭馆。南加的洪师傅要好吃多了。这家真是不用来。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在饭馆里面吃到更难吃的馄炖了。显然他们厨房里面都是老墨在做菜。当然是按照SOP手册啦。所以显然他们的员工培训和SOP发展process还需要更多磨练。

Meet Fresh @ Cupertino

鲜芋仙。先吃了这家Cupertino新开的。然后才回国吃的。都差不多吧。美国这家有茶品。而且地方大很多。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同得兴是苏州一家面店。高总约我在那里吃饭。去了才发现是舌尖上的中国🇨🇳介绍过的一家店面。面不错。首先人民路挖了一年了。同得兴门口那条街挖得都不存在了。我走过去的时候对面的发廊小伙子正在哐当当地往门前的大坑里扔各种装修下脚料。高总说不知道修路啊。知道就换一地方了。但是面确实很好吃。就这样人还很多。总的来说让我对江南地区的面彻底改变了印象。过去的四五年我一直认为到了江南千万别吃面或者饺子之类的东西。因为做得太奇怪。面经常就是白水面。然后给一小盘菜。给猪肝就是猪肝面。给牛肉就是牛肉面。面条煮得塌塌的。吃了两次就绝对不想再吃了。我想还是去吃北方人做的面食靠谱一些。这次同得兴的面不错。细面。煮的火候恰当。配菜很好吃。很像样子。枫镇大肉好吃。小菜很清爽。就是一顿面得小一百块钱。也是够贵的。

喜粤8号。在上海。据说香港米其林三星的大厨开的。目前是米其林二星。挺好吃。不是特别贵。其他二星三星的馆子动不动就每人八百一千的。同学跟我说还是算了吧。这个我们两个人吃的。一人一百五十。吃的挺好。连甜点都吃了。最好吃的是叉烧。居然入口即化。简直想再点一盘。冰草这个植物很嫩。蘸酱很显大厨水平。这两样最impressive。其他都很好。斑腩煲很入味。因为有很多大肥肉一起炖。焗蟹壳有点一般。我们四点五十到的。没预定。先在门外排队。五点服务员出来写名字。我们因为两位居然一下就坐进去了。不然就得到六点半七点再来了。不过同一条街的其他馆子看起来也相当像样。所以换一家吃也可以的。

鹅夫人。上海店是米其林一星。苏州店没星,刚开。不错的地方。最爱流沙包。鹅很好吃。奶茶十分香浓。一人一百。可以再去。

和去年一样 本来是出门三天到香港然后就回家的 结果路上出了其他事情 本来是从深圳坐飞机到上海的 路上停在了泉州的晋江机场 我就下了飞机 终止行程 先十块钱坐摩托车从机场来到了晋江长途汽车站 然后坐了两个小时大巴 从泉州来到了厦门 然后又从厦门直接去了北京 一个三天的trip变成了十六天on the road 这就是后话了!

谁也没想到我第一次来福建 是先到的泉州然后是厦门 不知道以前跟福建的缘分是怎样的?居然第一次来不是福州!我对厦门这个城市印象蛮好的 首先原来厦门就是一个岛 其次它小小的 坐公共汽车哪里都很方便 而且到哪里都是一块钱 看得出来是个很宜居的海滨城市

第一天去了南普陀和胡里山炮台和中山路步行街 都很不错的地方 值得逛逛 第二天去了一个猫咪博物馆 太小了 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第三天去了永定土楼 我一直想去看看的地方 很晒 还行 第四天在鼓浪屿逛了一天 燕尾山公园和日光岩 第五天在鼓浪屿的小资咖啡馆儿里面消磨了很久时光 很浪漫 总的来说 过得还可以 景点儿 历史 文化 吃饭 闲逛 发呆都照顾到了 很满意的一个人的旅行~ 在厦门住的是新华路的汉庭 房间很小 但是离中山路步行街非常近 公交车也很方便 所以还行吧  在鼓浪屿住的是初夏旅馆 同样是很小的房间 但是很温馨 比厦门的汉庭好多了:)

在厦门吃得最好的一段是中山路步行街南中广场的应菜河老厦门餐厅 环境很复古 门口陈列着八十年代的儿童玩具 比如那个一个圆套一个圆画圈儿圈儿的玩具 还有插片儿等 我都玩儿过!服务员是一些老厦门的阿姨 人很亲切能干 茶具是一个小小的印着双喜字的搪瓷缸子 最好吃的是酸笋海蘑菇蛏子汤 还有咸蛋黄鱿鱼 总之吃得很满意

鼓浪屿在盛名之下有点失望 去土楼的时候导游说去鼓浪屿体验安静 天哪 那么多人 哪里有安静可循?我美国的小区都比鼓浪屿安静至少十倍 日光岩很漂亮的海景 但是太多人挤来挤去 都没地方停下来欣赏 这还是十月下旬 不是旅游旺季了 还这么多人 很难想象旺季的时候 还能待吗?最后一天待在一个“草木诗经咖啡馆”里面 终于体会到了一点安静悠闲和浪漫 鼓浪屿终于给我留下了一点美好的印象~

来的路上想到上大学的时候一开始就认识了英语系的那些女生 其中一个就是从鼓浪屿来的 所以不会骑自行车 至今还记得和她一起骑车去上学的时候 她反复说不要和我说话 我才学会骑自行车 不能分心 第二天一下想起了她的名字 大家相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 鼓浪屿在我心里也浪漫了二十几年 那个安静优美家家户户都会弹钢琴的海岛 我终于来过了 这个如此热爱她的家乡把她的家乡如此深刻地留在我的印象中的饿朋友 却再也不知下落了 愿你现世安稳 我们各自怀念

说是二日游 但是其实呆了四天三晚 不过前面是晚上到的 后面是早上走的 所以完整待在香港就两整天 第一天有地头蛇带着我走 走了很多地方 结果第二天都走残了 走个半个小时就累了 得坐下歇一会儿 歇着歇着就回酒店睡一会儿吧 所以第二天剩我一个人的时候 办了些事情 没怎么玩儿到什么

第一天从铜锣湾的午餐开始 在翠华吃的 非常好吃 墨鱼丸特别脆特别好吃 汤头都是老火汤 味道特别足 甜品也好吃 是一顿非常享受的午餐 好吃不贵 翠华在茶餐厅里面算贵的 但是在现代餐馆这个风景里面 还是算便宜这边儿的 吃了午饭 然后坐车去了清水湾 先坐地铁到坑头(?) 然后坐小巴去科大 科大是个非常漂亮的大学 尤其在地头蛇的带领下 我们不用仅仅局限在游客们走到的那几个有限的地方 而是上上下下全方位的走遍了校园的很多角落 地头蛇把他当年的宿舍 图书馆里常用的位子 食堂里面最好吃的菜 游泳池篮球场等等都指给我看 在咖啡馆儿里上网 终于不用爬墙就能用各种app了

晚饭去的旺角 我知道旺角好像还是当年看的一个刘德华的电影 如今的旺角 全是大陆游客 据说因为东西便宜所以陆客们都来这里采购 说实在的 那个嘈杂混乱的程度 街边的小摊儿 乱糟糟的环境和东西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购物 去动物园批发市场不就得了吗 用得着在这样的地方买东西吗?本来是想去重庆森林电影里面那个重庆大厦吃一顿正宗的印度饭的 因为香港的印度人真的蛮多的 但是到了重庆大厦 发现印度人更多了 而且除了巡警已经没有中国人了 这里一堆印度人聚在一起玩个什么健身器材 那里一堆印度人在馆子面前揽客 地头蛇问我敢在这里吃吗 我看来看去 虽然还算是个胆子大的 还是说咱们找个别的地方吃吧

因为旺角离水边很近了 所以我们就先走到了维多利亚港 看了灯光表演 觉得维多利亚港的夜景比外滩还是好看不少的 然后坐天星小轮回到了旺仔码头 就是旺仔码头饺子的那个旺仔码头哎~ 走走吃了一碗蛇羹和猪肝肠(特殊名字忘记了) 然后又吃了许留山的甜品 那家许留山实在是泛善可陈 然后坐了丁丁车回到了中环

我们住的酒店是园景轩 三个晚上才一千人民币 离中环和金钟两个地铁站都非常近 走路十五分钟吧 在半山上面 所以很多人说不好因为要爬山 但是如果没孩子或者没行李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就算是从中环(港岛)地铁站出来 打个车 也不过是起步价稍稍多一点 大约二十五港币的样子 很方便 酒店房间大小在中环这种地方算大的了 卫生间 走廊等等都很干净 是个住宿的好地方

去的时候是飞到了香港机场 然后买了一张三天有效无限次坐地铁的八达通卡 走的时候记得退卡还有五十块返款 如果玩儿的很多 一天的地铁费就要三四十块 而机场到港岛是一百块 所以两天都在玩儿的话是用得掉的 但是我第二天一直在中环 金钟 旺仔这几个地方打转 所以我觉得应该没有全用掉 如果坐公车也可以就好了:)

回来的时候坐中港通的大巴从旺仔直接到深圳宝安机场 中间在深圳湾口岸通关 星期六乌洋乌洋地全是香港人去深圳 大陆这边队很短 过关很快 中港通的车票可以现场买 但是还是提前一天买更放心 免得你要的班次没有了 售票处就在旺仔世纪酒店对面 上车在酒店这边

香港还有很多玩儿的地方 希望下次去可以再逛多一点地方

ubuntu还ok吧。我们没吃他的tasting menu,只有一个turnip很好吃令人念念不忘剩下的都没有什么印象。

著名的三好拉面还是很好吃的。可以再去。

都有点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1. Angelo’s Steakhouse, Murphy, CA

一般般啦。我们在街上来来回回走了很久,那个the ground被大家推崇,但是人家一整个晚上都订满了。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吃的。我的西红柿海鲜汤很好吃。但是其他人的stromboli啦,海鲜意面啦都太咸了。

2。 Sonora Thai Cuisine, Sonora, CA

真的没想到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竟然有这么好吃的泰国菜。比所有南湾的泰都好吃。什么banana leaf啦 thai spoon啦 ocha啦 还有散在街边strip mall里面的泰国小馆子,都比不上这家!

好吃的:

palo alto的pampas — 几年前去las vegas的时候吃过中饭,很好吃,一直惦记着什么时候来见识一下三十几种肉类的盛况。不知道是几年过去了还是经济萧条的缘故,这一家反正没有那么多种类的肉类在晚餐的时候转来转去。不过还是很好吃的。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应该趁人少的时候去。否则的话,如果你附近有两个大桌,那个服务生肯定先去他们那边,然后一人一块,到我们这种小桌的时候就没有东西了。还要等下一轮。比方说有一次我明明看到是羊排,便迅速的翻了盘儿,可是等到我们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猪肉。我很纳闷儿,还以为灯光昏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结果前面走的那个又回头说我还剩一块羊排,忘了给你们了。我ft。羊排很好吃,出来的次数有点儿少,大概太贵了,哈哈。不过还有一些猪肉啊,tritip啊,还有steak啊,都很好吃的。 salad bar没有几年前那么惊艳了,不过也还有很多东西吃就是了,所以vegetarian们来了也不会没东西吃的。

我们是临时起意去的,马上就坐下了,所以还不错。在门口遇到一些打扮得美丽时髦的年轻美女们,原来楼上有人过生日。很少见到穿的很漂亮的年轻中国女孩子,所以一下子很惊讶。坐下不由得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很会生活。我们lower twenties的时候哪里敢到这种地方来消费。念书做试验写程序写论文还来不及。开心也是很开心的,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很多年的书念完了才终于觉得生活开始了。看到twenty something享受生活觉得很羡慕。也不是说自己的生活就不好。就是觉得很好奇,如果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也能够享受生活,而不是拼命的为了将来努力,现在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就是对富二代的生活很好奇,简而言之,恩。

不好吃的:

sinbad’s — 有一天我们突然决定去城里看blue angels, 我是做bart进城的。下来发现taxi和走路一样快。所以就自己走到了pier 39。某人忘记了我告诉他奇数的pier在一边偶数的pier在另外一边,所以趴车趴在了pier 40。而我们约好在pier 41见的。所以回程我们就从pier 41走回了pier 40。走到ferry building的时候,我有点走不动了,我们说那找个地方吃晚饭吧。吃完再把剩下一半路走完好了。那这个馆子就在ferry building边上,可以看到bay bridge, 风景不错,我们就去吃了。[ferry building里面的地方都关门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挑这个地方。] 事实证明,一个馆子,占据了极为有利的地形,拥有了美景,就再也没有在好吃的事物上面追求的动力了。太难吃了。还特别贵。那个waiter从始至终都很rude,也是个有口音的中国人的样子,大概是觉得我们不应该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吧,要不然就是以前同胞给的小费太少? 总之就对我们俩很rude, 成天催着我们点菜,吃饭,付钱。对别的桌都没这样。我们也没跟他一般见识,说自己的话比较要紧。

还行的:

fiesta del mar (mountain view): 这个其实很久以前在shoreline边上上班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有很多很美好的回忆,和以前的同事们,谈天说地,畅想未来。后来公司搬家,后来换工作,就再也没去过了。 这一次回访,好像东西没以前好吃了。上一次(好几年前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好像说restaurant for sale, 不知道是不是owner真的换了。

seito (sunnyvale): 这个是以前同事大力推荐的日本店。我几年之后才来吃中饭。还不错。应该什么时候晚上来吃吃,看看究竟怎么样。 本来我约了朋友吃午饭,结果她一个朋友(我不认识的)死说活说一定也要来一起吃,觉得很amusing, 很久没有这种不管认不认识一定要tag along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老了。还觉得人家挺奇怪的。其实年轻的时候天天都会发生。


March 2017
M T W T F S S
« Feb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Twitter

  • Style Transfer is fun! TensorFlow rocks! #WTM17 https://t.co/zYP0IFIDfp 3 weeks ago
  • couldn't get over the jetlag, sleeping during the day from seven to four, for days. 2 months ago
  • is emptying trash and happily discovering the available disk space now ranks at 100G+. 3 months ago
  • is looking at other people's intentions, not their capabilities, and feeling much happier every day :) 1 year ago
  • is planning on how to spend the next two weeks until the new year, at home. 1 year ago

Flickr Photos

IMG_3517

IMG_3515

IMG_3505

IMG_3497

IMG_3261

IMG_3260

IMG_3255

IMG_2736

IMG_2733

IMG_2629

More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