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endent Origination

北京纪行(四)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08

01/06/2008

这次回国吃饭的时候的一个谈话热点就是这个元旦刚刚开始实施的新劳动法。 这个新法主要是说雇员为雇主工作十年之后雇主不能无故解 除雇员的工作,或者调动岗位等。这个主要是针对劳动密集型企业不重视工人的劳动权利的问题的。比较应景儿的是,昨天的纽约时报刚刚报道了中国工厂里面强迫 工人长时间加班,雇佣童工,还有工资低于最低工资的等等劳工问题。
从长远角度讲,如果中国想要维持世界工厂的形象,摘掉sweatshop的帽子对继续出口增长出口贸易额是很有用处的。但是从各个商家来看,这 无疑增加了成本,减少了他们的竞争能力,所以听说出台了不少对策。其中大家谈得很多的就是华为。华为的管理风格,企业文化,我在美国也时有耳闻,多半都是 一些华为的前员工,不堪如此这般的被管理,纷纷跑到了美国。这一次,华为给一些即将工作十年的员工一些优厚的待遇,用来交换他们重新签署新的劳动合同,也 就是2008年他们在各个账本上面重新变成了第一年的新雇员,以此来逃避新劳动法规定的十年之后不能无故解聘的限制。
谈到新法的时候,大家都会提到美国怎么怎么好,我发现大家脑子里面的误区实在太多了 首 先基本上哪有签个有年头数的雇佣合同这回事儿的。合同都是at will的,就是雇主可以随时解雇雇员,雇员也可随时离开。再其次,解雇的时候也就是大一点的公司,比较早的解雇能有severage package, 真的经济非常不好的时候,说解雇就解雇,给三个月的工资就不错了。
话说回来,我觉得新劳动法这个提法让人有点心虚,好像在劳动力市场的各种潜规则深游戏上开了一个小口给人看看。一方面让人,尤其是我这种一天都 没有在自己的国家工作过的人,意识到有黑暗的存在,另一方面同时留下一个仿佛是无底深渊的印象,就好像最近北加大风暴,街上常常有的黑黝黝的积水,虽然可 能不是很深,但是开车的时候还是要绕着走,黑黑的表面给人不知深浅的感觉,不好乱试的。
************************************************************************************************************
说到工作,很自然的,就是我能够做什么工作的问题了。在解释我的工作的时候,虽然我都是在和自己的大学同学们说话,但是还是遇到了一定的障碍。 除了在手机领域工作的人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在应用开发方面工作,不管是外企的研发部门,还是清华的研究项目,还是咨询业务。我觉得总的模式和十年前没有 太大的不同,还是写个软件,用户要安装在自己的机器上面,可能期间会和远程的服务器交换些数据,但是总体来说都是这个框架,并没有什么变化。比方说一个同 学在外企的研发部门工作,是做JAVA的。她会问我们用什么语言编程,我说主要是C++,她会说那就不是跨平台的了。大家的假设,或者说根深蒂固的想法, 认为软件是在本机上面运行的。
对于和硬件有非常紧密联系的软件来说,这个模式可能是必需的。对于其他离开硬件比较远的软件,事实上,这个想法或者这个软件开发的框架正在经历 着深刻的变革。比方说两年前出现的google docs,虽然还有很多scalability上面的问题,但是却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那就是用户不必在本机上面拥有资源了。所有的软件,除了一些具 体的和硬件打交道的东东,比如说web cam之类的,都可以在网络上面运行。将来收钱的方式,估计是subscription model, 这个肯定比卖软件一次性收费的要更来钱的说,所以估计所有的软件公司都会转型的。包括现在的web 2.0, 主打就是这个概念,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小online service, 替人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未来,需要用户安装的软件会很少的。
我不知道互联网的这个模式在国内能够达到怎样的普及程度。这次回国,没有机会和一些在互联网领域工作创业的朋友聊一聊,是非常大的遗憾。用其他 同学的话来讲,互联网那一拨儿,已经热过去啦。我想他指的是web 1.0, 大家都抢着做portal的年代。现在的互联网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据我观察,推行service model, 有一定难度。首先互联网用户数量没有手机多,其次互联网上的彼此信任问题,很难解决。这个信任问题,多是几年前电子商务刚刚出现的时候,很多在美国的同学 同事们经常问的问题,你怎么能把自己的信用卡告诉一个网上的商店呢?现在随着电子商务的普及,没人再问这样的问题了。现在大家问的问题都是,我为什么要告 诉facebook我的电子邮件信箱的密码呢,哈哈。但是国内没有个人信用制度,这个网上信任的问题会是互联网跟随美国模式发展的最大障碍。最大的可能,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会出现自己的killer app and model.这些我这个局外人,很难事先得知了。所以,对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位置在哪里,没法回答,也没有概念,未知数太多了,以后再说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eptember 2008
M T W T F S S
« Dec   Oct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Twitter

  • is reflecting on the past three years and reading the article on divided self aptly showing up at the top of my tweeter feed. 3 months ago
  • is having a nice feeling of connecting dots all over the place. they are now illuminating the same point. 5 months ago
  • Style Transfer is fun! TensorFlow rocks! #WTM17 https://t.co/zYP0IFIDfp 6 months ago
  • couldn't get over the jetlag, sleeping during the day from seven to four, for days. 8 months ago
  • is emptying trash and happily discovering the available disk space now ranks at 100G+. 9 months ago

Flickr Photos

%d bloggers like this: